格栅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格栅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借牌缓解城市交通压力成汽车业发展阻碍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6:25:22 阅读: 来源:格栅灯厂家

借牌缓解城市交通压力成汽车业发展阻碍

通过限牌缓解城市交通压力,已经成为中国汽车市场必须面对的现实。  2012年7月10日,《广州市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试行办法》和《实施细则》征求意见稿正式公示,自7月10日至29日向社会征集意见。根据公开内容,广州市在为期一年试行期间,将向社会提供12万张车牌。在提供方式上,广州市混合了上海的拍牌措施和北京的摇号措施,比例各占一半。“在具体的增量配额指标中,个人将占88%,单位占12%”。这再次引发争论。  其实,早在2012年6月30日晚上,当广州市决定自翌日零时计划实行限牌治堵措施时,各方对此的反应已经此起彼伏。至此,广州成为全国第四个对车辆牌照实行限制的城市。  北上广以及其他城市的交通拥堵,早已蜚声华夏。为此,上海开全国之先河,对车辆牌照实行拍卖,至今已有18年的历史。在2012年,被誉为“最贵铁皮”的上海车牌,果然不负重望,拍牌的价格屡创新高。这引发了社会不满,在政府的干预下,2012年6月,上海车牌的平均中标价为5.82万元,相比上一月份下降了6140元。  不过,干预措施能持续多久是一个问题。实际的需求量依然在增加,每月上路的车辆在增加,道路的拥堵状况也在随之增加。在交通拥堵与车牌供应量以及车牌价格之间,政府没有给出平衡点。所以,上海的二手车牌仍在6万元以上。部分消费者期望能把车牌拍卖视为有效的投资,与其他投资相比,上海车牌的投资回报率更诱人。  不断上涨的车牌价格,为政府累计了丰厚的收入。2012年2月,上海律师斯伟江诉上海市政府‘私车牌照拍卖法律依据’案,以斯伟江的败诉收场。此案带来的反思远超案件本身。无论如何,至今为止,上海车牌拍卖仍在继续。  与上海采取车牌拍卖政策不同,北京于2010年12月23日实行摇号政策。2011年上牌总数为24万台,平均每月2万台,其中个人指标占88%。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,中签率之难一时成为社会的调侃对象。由于政策本身存在漏洞,各种不满之声此起彼伏。  与广州一样,北京在摇号政策发布之时,出现了通宵购车的胜景。如是,很多经销商都说,一个晚上的销量比平时一个月的销量都大。就在经销商与消费者猜想广州会采取怎样的限牌政策时,北京与上海的折中模式出台了。  一直以来,北上广都是整车销售的主要市场。这些限牌政策的出台,给整车制造商与经销商都来巨大的压力。面对这样的状况,“学会在压力下生存”成为部分整车制造商与经销商的共识。  与整个社会而言,北上广的动作具有巨大的示范效应。2011年7月,贵阳成为又一个出台限牌政策的城市。于是,谁会成为下一个限牌城市,也在一时之间成为社会话题。可以肯定的是,广州不会是最后一个。随着机动车辆的增加,城市交通会越来越拥挤,治堵必然成为社会议题。  限牌已经成为事实,如何保证普通的消费者能通过正常的渠道获得车牌,同样是社会关注的焦点。在北京执行摇号政策的过程中,车牌倒卖成为灰色地带。上海车牌拍卖的收益,以怎样的方式支出,迄今答案模糊。广州折中了两者的措施,它能否解决已经存在的质疑,值得关注。凡事都讲中国特色,不知道在治堵上,中国特色能否成为与日本、韩国、美国等的治堵措施相媲美。  各地治堵措施的出台,给中国汽车行业提出了问题。  根据各整车制造商公开的数据,到2015年各整车制造商的产能将会达到4800万辆左右。届时,如果各整车制造商能生产4800万辆汽车,那么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当年全球汽车产量的60%。现在,中国各整车制造商的产量在1800万辆至2000万辆之间。退而次之,即便各整车制造商不能完全达产,那么按照现在的增速,中国汽车的产能也会达到2000万辆至2500万辆之间。 如何在城市治堵与规划达产之间找到平衡点,需要各整车制造商给出答案。  北上广三个较大的城市,各自都有整车制造商集团。维护这些整车制造商的利益,即是政府在维护自身的利益。他们之间在多大程度上,为税收与限产达到平衡,同样需要智慧。  对于普通的消费者而言,拥有一辆汽车逐渐成为生活的必须。只是,围绕每一辆驶入家庭的汽车,已经产生了足够多的必须的成本支出。面对诸多的支出,消费者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。在普通消费者的角度,拥有了一辆汽车之后,他们基本也就被这辆车绑定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