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栅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格栅灯厂家
热门搜索:
产品介绍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产品介绍

当庄羽提议郭敬明成立反剽窃基金AI反剽窃不

发布时间:2021-09-11 08:27:25 阅读: 来源:格栅灯厂家
当庄羽提议郭敬明成立反剽窃基金AI反剽窃不

庄羽提议郭敬明成立反剽窃基金,AI:反剽窃,不行;剽窃,行!

郭敬明终于道歉了。

2020年12月31日零时,郭敬明就当年小说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抄袭庄羽的作品《圈里圈外》一事在微博上道歉。

同时郭敬明还表示,将把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的版权收入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,“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,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”。

郭敬明道歉后,庄羽也很快进行了回应:时隔十五年,收到郭敬明的道歉,如郭敬明先生所说,这的确是一份迟来的歉意,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。

除了接受郭敬明的道歉,庄羽还提议将《圈里圈外》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同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的收益合并在一起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,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。

至于具体的维权方式,尽管庄羽没有表示,但可以想见只可能是用于支持原创作者在发现别人抄袭自己后,维护自身权益的各种举措。

而以目前的络文学数量来看,原创作者最需要的——也是最难的一点——是及时发现自己被剽窃了。

如果只是靠人力,多大规模的反剽窃基金都很难做到及时发现剽窃现象。

那这事儿,能不能靠AI?

AI 反剽窃,并不容易

一提到反抄袭、反剽窃,我们的第一反应一般都是论文的自动查重系统。无数学子都曾在“降重”(降低重复率装有防尘圈)的路上被论文查重系统按在地上反复摩擦。

传统的论文查重系统并不能称为现在意义上的AI,比如我们熟知的知论文查询,就是以连续十三个字符重复为原理,通常是以句子为单位,就是说一句话当中如果有连续十三个以上含十三个字符重复的,则该句被判定为重复率的概率就比较高。

但是这一呆板系统有着明显的缺陷,简单的更换同义词、更换语序就能很大程度上避开这种查重。

这就涉及到了NLP领域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领域——文本语义相似度计算。

举个例子,智能客服如何理解人类针对同一个问题的同一个提法?

“花呗如何还款” “花呗怎么还款”

“花呗如何还款” “我怎么还我的花被呢”

“花呗分期后逾期了如何还款” “花作为衡量1个国家塑料工业发展水平的指标——塑钢比呗分期后逾期了哪里还款”

对AI来说,理解这些相似的问题并不容易。从传统的特征工程方法,到现在的深度学习方法,这一问题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。

Kaggle针对这一问题也有一些比赛,主要是针对搜索引擎和QA系统,这也侧面说明了目前AI连单个句子的相似性分析都很难准确判断,更别谈对整个文章甚至书籍相似度的剽窃判断了。

更何况,即使往后AI解决了文本语义相似度的问题,抄袭者如果在文学作品中只抄袭故事架构和情节,AI想要判断就难上加难了,这个难度甚至超越了AI对于语义的理解,上升到了AI对人类复杂社会和情感关系的理解。

当然了,如果是直白的抄袭,改写都懒得改写,那么最简单的查重系统都可以查出来,比如下面这个。

反剽窃不行,AI剽窃却很在行

AI是把双刃剑,这句话用在剽窃仅物流运输可达1∶4的带动效应和反剽窃上太合适不过了。

尽管刚才说了目前AI剽窃可能还不能做的很好,但是剽窃这事儿,AI现在却很在行。

在百度上随便搜一下,都能搜到一些可以用AI洗稿的工具,号称可以通过AI识别他人的原创文章,然后通过改写生成一篇“伪原创”的文章。

就针对上面那句话,文摘菌找了一个有线上版本的AI智能改写工具试了一下。顺便看了看工具的介绍,上面列举了几个耳熟能详的NLP技术:情感分析、信息分类、实体识别。

(3)定型后

这么一看,效果貌似还行,但还是很容易就看出来是改写的,比如第三句只是将“号称”改成了“声称”。

也许这种改写工具很难对付严格的学术审查,但是对付像公众号原创校验这样的反抄袭机制呢?

我们不妨来试试。

首先选择一篇文摘的原创文章,然后进行改写。

点击发送之后,公众号后台并没有弹出原创校验不通过的选项,而是可以直接发送。

很显然,至少这个工具可以成功剽窃公众号文章而不被原创校验机制发现。

这么看来,难道AI真的有点不厚道,反剽窃不行,剽窃却很在行?

小伙伴们,你们怎么看?

四川工服制作
四川设计工服
四川制作工服
绥化订制工作服